相关文章

不到半年,瓦屋山46株红豆杉被盗伐,系四川有史以来最大的红豆杉...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chxjf.com/

11月2日下午,四川眉山市洪雅县人民法院,伴随着法槌落下,主犯王军等16人全部领刑。这是因为,他们都曾参与非法采伐、运输、出售国家一级保护植物、珍稀物种——红豆杉。

从去年冬季到今年春节前后,不到半年的时间内,洪雅县瓦屋山镇先后有46株红豆杉倒在王军们的斧锯之下。他们通过各种手段,将盗伐的红豆杉转运至峨眉山市,再分销至省外。在这条销赃的利益链条上,王军等人只是最底层的一环,却又是伤害“树中之王”最为直接的一环。

单从数量而论,这是四川有史以来最大的红豆杉盗伐案件之一。如今,犯罪嫌疑人已经为自己的贪婪和疯狂付出代价。但红豆杉特殊的药用价值和居高不下的市场价格,至铤而走险者越来越多。自2010年以来,虽经严厉打击,但四川本地红豆杉盗伐案件仍呈高发态势。

对红豆杉的伤害该如何制止?近日,记者前往洪雅等地调查,揭秘案件本身,也试图寻找兼具物种保护与人类需求的另一条道路。

案发:

半年内,46株红豆杉被运出瓦屋山

在强大的政治攻势和抓捕压力之下,8月底,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王勇回老家洪雅投案。此时,距离案发已经过去180多天。

瓦屋山镇,因地处风景秀丽、自然资源丰富的瓦屋山得名。这里位于眉山市洪雅县和雅安市荥经县交界处,在这片区域内,分布着包括大熊猫等在内数百种珍稀野生动植物。也因此,这里被划定为正在试点探索的大熊猫国家公园中。

在瓦屋山的原始密林中,红豆杉是名副其实的“树王”。

瓦屋山镇的沙湾村和燕远村,与同镇的复兴村相邻。三个村子,均位于瓦屋山的腹地,也是整个瓦屋山中红豆杉的集中分布区。去年冬天,在外务工的复兴村人王军,开始盯上了故乡山林中的红豆杉。他先后购置车辆、伐木工具、雇佣帮手。白天踩点,天黑后借助夜色,偷伐、偷运树木。

王军的疯狂,被一个举报电话制止。今年2月19日,鸡年春节的喜庆还未散去。当天傍晚,洪雅县森林公安局接到一个匿名电话:瓦屋山镇复兴村有人长期非法采伐、收购、出售高山野生植物红豆杉。

现场勘查

仔细分析了举报电话和复兴村地形后,洪雅县森林公安局及瓦屋山森林派出所立即派人在进出当地的要道——国有林场大田坝分区的山口蹲守。“那时候,天冷得很,山上都是雪,入夜后更冷。”洪雅县森林公安局副局长苏智说,蹲守5个小时后的20日凌晨3时,山口附近终于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引擎声。

雪中前行勘查现场

“有情况!”参战民警立即警惕起来。十多分钟后,伴随着引擎声驶来的面包车被拦住了。在车厢内,摆着4根红豆杉原木、一台油锯。而随车的4人中,为首者是王军。随后,4人被民警控制。

指认现场

但直到此时,参战民警并没有意识到,他们遇到的,是洪雅县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盗伐红豆杉案件,即将面对的,也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交易链。

现场:

一分钟砍倒30年树龄的红豆杉,残留的树桩仍在“泣血”

11月5日上午,记者跟随洪雅县森林公安局民警前往瓦屋山镇复兴村。伴随着冬季的到来,这片海拔2600米的密林,早已一片肃杀。

在复兴村外的悬崖上,记者看到,即便时间已经过去了9个多月,残留的树桩仍在泣血。苏智说,红豆杉被齐根砍倒后,裸露的树桩都是红彤彤的,“我们第一次来这里时,红色的树液还在往外渗,像血一样。”森林公安查明,眼前这片被盗伐的点,只是王军团伙采伐红豆杉34个点中的一个,“其余的伐点,也都是在悬崖峭壁上,也都是红彤彤的一片。”民警们指着树桩周边不足一米高的树苗说,如今,这里只剩下红豆杉的幼苗。

勘测表明,涉案的34个盗伐点中,地径(树木根部直径)最大的,接近60厘米,“最小的也有二三十公分”。四川农业大学教授王刚说,仅从地径推断,这些红豆杉的树龄起码在30年以上,“红豆杉的特点之一就是长得很慢,一般三年生的株体可能只有小拇指这么粗”。

根据王军团伙成员交代,生长了数十年的红豆杉,在他们的手下,伴随着油锯轰鸣,往往用时不到一分钟就会倒下。然后,这些原木会被裁剪、装运。

其实,王军等4人归案后,并不配合公安机关,“翻来覆去,就只认我们堵住的这次案子。”苏智透露,民警们与4人进行了数十次交锋,最终初步摸清了犯罪经过、事实、动机、同伙、赃款赃物去向。也由此,一个非法采伐、运输和出售红豆杉的链条浮出水面。

王军掌控着第一层,他手下有15人、5台车辆。凭借此,他不仅仅控制了复兴村、沙湾村、燕远村的红豆杉原木收购,还垄断了运输、出售红豆杉原木到峨眉山市销赃渠道。在运输、销售外,王军还亲自参与盗伐红豆杉。

运到峨眉山市的红豆杉,则被王军的上线再一次分销。这一次,产自瓦屋山的红豆杉们,将会被通过各种手段运往浙江、福建等沿海地区。

析因:

树木论斤卖,“一棵能管很多钱”

红豆杉,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250万年。此前相当长的时间里,生长缓慢的它并未吸引到多少人类的目光。

又是什么引起了王军们的疯狂?

“我们审讯的时候,王军交代的犯罪动机是:他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听别个说,‘红豆杉能做药物,很管钱’。于是,他回到家乡,购置面包车等器材,做这个营生。”洪雅县森林公安局一位民警透露,在王军开拓的生意链条中,红豆杉的原木,“是论斤卖的,一斤管得到十几块,随便一棵树都管得到很多钱。”而在上线手中,这些红豆杉将会被加价,再次转卖。

上世纪80年代,有报道说美国科研工作者发现,从红豆杉的树皮和树叶中提取的紫杉醇,对癌细胞具有杀灭作用。从此,长期隐藏在深山的红豆杉爆的大名,被认为是“抗癌神树”、长寿象征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国内开始兴起紫杉醇热。从那时起,红豆杉的身价开始翻涨。

正是如此,红豆杉成为各路犯罪分子觊觎的对象。多年前,红豆杉盗砍盗伐案件多发于云南等地境内。但近年来,随着当地资源的逐渐枯竭、保护力度的强化,四川也成为犯罪高发区。自2011年开始,四川每年破获的与红豆杉案件数量呈增加趋势。

由于破坏实在严重,野生红豆杉的种群在不断萎缩。“一般地方很难见到集中分布的种群,也很难看得到比较粗的株体了。”与红豆杉打了20多年交道的王刚说,如今,除开保护区,在川内其他地区的野生红豆杉已经难觅踪迹。

追问:

人工繁育技术日臻成熟,能否斩断伸向野生红豆杉的手?

11月2日的宣判中,主犯王军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,并处罚金45000元。其余犯罪嫌疑人,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及处以罚金。

案件宣判了,红豆杉保护的探讨与努力还要继续。

省林科院研究员罗建军介绍,四川境内的红豆杉,多数分属四个品种:南方红豆杉、云南红豆杉、四川红豆杉和西藏红豆杉。其主要分布地是,川南和攀西地区以及大小凉山周边。四川省森林公安局相关负责人透露,今后,这一区域也将是全省森林公安打击相关犯罪的重点区域。

除开强化对犯罪分子的打击力度,红豆杉的人工繁育也被摆上日程。

“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。但我们也要正视市场对于紫杉醇的需求,毕竟这是救命的药。”王刚说,当务之急,是要提升想尽办法找到保护与利用的结合点。去年,王刚牵头的课题《紫杉醇天然供体——曼地亚红豆杉产业化关键技术集成与应用》,荣获四川省科技进步一等奖。他说,目前相关人工培植红豆杉、提取紫杉醇的技术已经相对成熟,“而且人工种植的红豆杉,紫杉醇含量也很高”。

“现在这一块的市场需求很大,种植效益也相对不错。如果能够在人工种植方面加快速度,不仅能在某种程度上平抑市场,也能为野生红豆杉种群赢得喘息。”四川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坦言,倘若能够从合法途径获得红豆杉,下游厂家肯定会有所取舍,“一般情况下,没有多少人会以身试法。”

省社科院研究员李晟之表示,人工繁育红豆杉的关键,在于从源头把控。“比如,培植、采伐、运输这些环节都要由对应的管理细则,比如严格种植许可、运输许可等‘牌照’管理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防止非法手段获取的红豆杉穿上合法的外衣。”李晟之说,相较于珍稀动物,包括红豆杉在内的珍稀植物非法获取的难度更小,“野生动物还存在躲避、逃跑的空间,植物面对人类则是毫无还手之力”。所以,对于合法培植的管理更应该精细化。

此外,中科院生物所研究员丁利则提醒,红豆杉对于海拔、气候方面有相对严格的要求。因此,在技术配套方面,也需要业务主管部门的进一步强化服务和指导。

(文中王军、王勇均系化名)

— End —